冰山首席不好惹

简凡

首页 >> 冰山首席不好惹 >> 冰山首席不好惹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仙凡娱乐公司 于他掌中娇纵 你好,少将大人 婚后日常 宝石商人和钻石小姐 告白 娱乐圈之女王在上 首席总裁,爱你入骨 陈年烈苟 子夜十
冰山首席不好惹 简凡 - 冰山首席不好惹全文阅读 - 冰山首席不好惹txt下载 - 冰山首席不好惹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

第29章 霍家大宅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是夜。

邵平晞在宴会开始前,来到久违了的霍家大宅。

本来,霍雅舞是打算派家里的大房车来接她,但邵平晞婉拒了。

她现在已不是霍浚仁的什么人,她想不到有什么资格,享有房车接送这种特权。

邵平晞才抵达,管家便迎上来,他微欠一下身,“欢迎光临霍宅!邵小姐,好久不见。”

没想到管家还记得她,邵平晞不禁有一点错愕。

阅人无数的管家,彷佛能看穿邵平晞的心思,他微笑道:“邵小姐是少爷唯一带回来的人,所以,我印象特别深刻。”

唯一带回来的人……

普通的几个字,却在邵平晞的心湖上,撩拨出一阵漠视不了的涟漪。

曾经,她也认为,自己是霍浚仁的唯一。然而,这个“认为”,很快便被霍浚仁亲手摔破了。

“邵小姐,请进来。”管家道。

邵平晞微一颔首,让管家引路。

来到宴会厅,那里早已聚集了不少人,今晚的女主角——霍雅舞,眼尖地看到邵平晞来了。

“平晞姊!”霍雅舞一见到她,立即跑上来。

“雅舞,妳今晚好美啊!”她笑着道。

她可不是在说客套话,霍雅舞身上那袭水蓝色雪纺纱洋装,让她看起来更像童话中的公主。

“当然啰!这件洋装我找了好久呢!不美怎么对得起自己。”霍雅舞熟稔地牵起邵平晞的手。“平晞姊,妳肚子饿不饿?这边有好多好吃的东西哦!”说着,便把她拉到满是精致佳肴的长餐桌那边。

霍雅舞的热情,令邵平晞禁不住漾出一道美丽的笑靥。

邵平晞肚子不太饿,只拿了一杯果汁喝。

“平晞姊,我房里有很多美美的裙子唷!妳跟我体型相近,妳要不要挑一件来换上?虽然平晞姊是衣架子身材,穿什么都很好看,但如果能更美,相信平晞姊一定不会反对吧!”

“不用了,雅舞,我穿这样就可以了。”邵平晞笑着摇头。

“别跟我客气啦!来!这边走!”霍雅舞迫不及待想看看,邵平晞穿上美丽晚宴装的模样。

不想让霍雅舞失望,邵平晞只好顺她的意,没办法,谁教生日的人真的是最大的呢!

步上回旋楼梯,走了一会儿,便来到霍雅舞的房间。

“平晞姊,我来帮妳挑件最好看的裙子!”霍雅舞兴致高昂,打开衣柜,不同颜色、不同质料、不同款式的裙子一一呈现眼前。

“好。”看她那么高兴,邵平晞笑着由她做主。

“嗯,待我看看,到底要挑哪一件!”霍雅舞快速浏览衣柜一遍,每条裙子都有它的特色,一时间,她拿不定主意。

在霍雅舞替她挑裙子时,邵平晞的目光,在房间四周流转了一次。

刚才在到宴会厅的一路上,邵平晞便发现,霍宅重新装潢过。

今非昔比,她跟霍浚仁情人关系不再,而这间曾见证他俩甜蜜、温馨片段的豪宅,亦变得不同了。邵平晞不期然,漾出一抹掺杂了苦涩味道的笑痕。

“平晞姊,就这一件,好不好?”霍雅舞递上一件淡黄色的典雅洋装给邵平晞。

“好。”只要不太暴露,她都觉得没问题。

“那妳快换来看看!我带妳去更衣室。”霍雅舞笑道。

“嗯。”

不一会,邵平晞便换掉身上的套装,改穿上那件女人味十足的洋装。

“平晞姊,妳好美耶!”霍雅舞鼓掌。

“那是因为妳的裙子美。”邵平晞看着镜中的自己,如是说。

对于自己拥有的过人美貌,邵平晞一直都没什么自觉。

“平晞姊,妳太谦虚了啦!”

这时,房门外传来一阵低沉的磁性嗓音——

“雅舞,宴会要开始了,妳还在里面干嘛?妳的朋友、同学都在等妳。”

是霍浚仁!

美艳的容颜表面丝毫没有改变,可一颗芳心,却情不自禁揪动了一下。

“是哥。”霍雅舞跑去开门。

“雅舞,快下去吧!别让妳的客人久等。”大门打开,霍浚仁看着妹妹道。

“下去之前,哥,你先来这边!”拉过哥哥的手,把他拉进房间。

“做什——”语音未了,他便瞥见全身镜前,站着一个令人惊艳的女人。

“哥,你说平晞姊美不美?”霍雅舞问。

霍浚仁不语,只是用一如熔岩般灼热的视线,直直看着她。

见过她无数次,可每一次见到她,她都能让他产生前所未有的震撼……

“哥?”霍雅舞拉了拉他的衣袖。

“要下去了。”移开火烫的目光,霍浚仁转过身,往出口走去。

众人朗声齐唱过一首生日歌后,霍雅舞甜甜地漾出最开心的笑容,然后,吹熄面前豪华蛋糕上的蜡烛火光。

生日宴如火如荼地进行,气氛非常热烈,偌大的宴会厅到处可闻开心愉悦的笑声。

“平晞姊,妳怎么一个人在这?”霍雅舞暂且离开朋友群一下子,走到阳台。

“没什么,我只是想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罢了。”邵平晞淡笑。“整天都待在冷气房,有点受不了。”

她说谎,她跑来阳台的真正原因,是因为她不想待在里面,看着霍浚仁跟别的女人谈笑风生。

霍浚仁的非凡身价、出色样貌……一瞬间便掳获了许多女子的心,她们团团围着他,即使只能跟他谈上一两句话,她们也就满足了。

一向冷酷的他,也因对象是妹妹的朋友、同学,所以,今晚他收起一贯的霸气及冷漠,不时展露笑容。

看着他对其他女人笑,邵平晞的心,便禁不住发痛起来。

因为不想再看下去,所以,她走到阳台这里来。

“平晞姊,我们在拍照,妳也一起来!”霍雅舞兴高采烈地说。

“好。”想不到拒绝的理由,也不忍回绝,邵平晞点头,再次回到人声鼎沸的宴会厅。

“帮我和平晞姊拍一张。”霍雅舞由管家手里,拿过拍立得,然后把它塞到某位好朋友手上去。

“没问题!”

霍雅舞搂住邵平晞的肩,状甚亲昵地摆出拍照的姿势。

“一、二、三!”拍照者如此喊。

按下快门没多久,相机便“吐”出照片来。

“多照一张!”霍雅舞说。

“好!”朋友依言再拍,然后把两张照片交给霍雅舞。

“平晞姊,这张给妳,不可以弄丢哦。”她递过照片。

“我不会的。”邵平晞笑着收下。“对了,雅舞,时候不早了——”她也该离开了。

“哥,你过来一下好不好?”霍雅舞对不远处的霍浚仁招手。

“又怎么样了?小鬼头。”霍浚仁大步走过来。

“小鬼头现在想帮你和平晞姊,拍一张照片!”

闻言,两个人一怔。

“来来来!”霍雅舞把他们拉在一块,“合照要站得近一些,拍出来才漂亮哦!”

不忍让她失望,霍浚仁、邵平晞只好站在一块。

“两个人都要笑啊!”霍雅舞拿着相机说。

邵平晞也想要笑,可是,一思及她跟霍浚仁的冰冻关系,她便笑不出来。

从前,霍雅舞也曾帮他俩拍过照,可感觉已截然不同。

邵平晞勉为其难笑了一笑,卡嚓一声,完成拍照。

“平晞姊,再一张!”霍雅舞说。

无法说不,邵平晞只好继续站在霍浚仁身旁。

又卡嚓一声,终于结束拍照苦差。

“来,每人一张哦!”霍雅舞把相机新鲜“吐”出的两张照片,分给霍浚仁和邵平晞。

犹有余温的照片,映照出霍浚仁英气迫人,但缺乏笑容的俊脸。不过,她也没好多少,虽然脸上有笑意,但有眼睛的都应该看得出,她这抹笑容有多勉强。

“雅舞,时候不早了,我该回家了。”邵平晞收起照片,对霍雅舞说。

“对啊,明天平晞姊妳要上班。”舍不得邵平晞,霍雅舞嘟起了红唇,但她也明白上班族的苦处,“好吧!我改天再找妳玩好了。”

“好。”邵平晞应一声,“我先把这条裙子换下来。”

“不用换来换去那么麻烦,平晞姊,妳干脆穿着走好了,我叫管家把妳原来那套衣服拿下来。”

“但这条裙子是妳的……”

“我送妳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穿这样子去搭公交车、挤捷运,多不搭调!

“哥,护花使者的重责,就交给你啰!”霍雅舞朝霍浚仁眨眨眼。

邵平晞一听,立即摇手,“不用了,雅舞,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。”

霍浚仁看了看霍雅舞,再看了看邵平晞,开口:“走吧!”

诧异的回望他,她本以为霍浚仁一定会回绝的。

那天在总裁室,领受严厉的逐客令后,霍浚仁便没再召见过她,下达命令也是透过第三人的口,活像是再也不想见到她,甚而连她的声音也不想再听到似的。

可当下,他却……

霍浚仁已当众答应送她回去,若她坚持说不,那只会让建议的霍雅舞下不了台。

没有选择,邵平晞只好道:“麻烦你了,霍总。”

挥别霍雅舞后,邵平晞、霍浚仁默默无声地走到大门处,房车已经等在那了。

正要上车,不远处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,朝邵平晞直奔过来。

“啊!”猝不及防,她被那团庞然大物推倒。

霍浚仁眼捷手快,立即伸出双臂,抱住往后跌的邵平晞,后者这才能避开身体跟大理石来个亲密接触。

“克……克蓝斯?”还没时间意识到现下身处霍浚仁的怀抱之内,邵平晞所有注视,已被压倒她的物体全然吸引了过去。

“汪!”名叫克蓝斯的棕色长毛大狗,向邵平晞高兴地吠了一声。

“你……”没预想到还会在霍家大宅见到牠,邵平晞愣住了。

一年多前,她跟霍浚仁在一起时,凑巧在街上看到被车撞到的牠,牠难耐身上的痛楚,在地上滚动的可怜模样,在在勾起邵平晞的恻隐之心。

她带牠去看兽医,然后——霍浚仁便成了牠的主人。

本来,他不太喜欢养动物,奈何邵平晞独居的地方不能养狗,她父母又对狗过敏,所以,只好由他这男友来养。

邵平晞没想到,他俩分手后,霍浚仁还会继续养克蓝斯。

她还以为,他会尽速送走牠,毕竟,他养牠,也只是因为她的关系,而霍雅舞是可爱猫儿的拥护者,虽不讨厌狗,但也谈不上喜爱。

“汪!”彷佛想召回神游太虚的女主人,克蓝斯再吠一声,并慷慨地送上一条湿漉漉的舌头。

一年多不见,克蓝斯对她仍是那么热情,邵平晞觉得好生感动。

克蓝斯是只有脾气的狗,遇上合牠缘、牠喜欢的人,牠会是一只很乖、很热情的狗;相反的,面对那些牠不喜欢的人,牠一概“看不见”。

“克蓝斯。”男主人沉唤一声。

像是接到皇上的命令,克蓝斯立即乖乖地由邵平晞身上退开来。

狗儿退却,霍浚仁拉起邵平晞。

“没事吧?”霍浚仁看着她,怕她有他看不到的皮外伤。

“嗯。”邵平晞点点头,这才回想起,刚才他护着她的情况。

一阵不解,倏然卷上心头。

她不了解霍浚仁,他的所言所为,她都不了解。他时而残酷,时而温柔;时而疏离,时而体贴;时而冷漠,时而关心……

他,就像个谜一样的男人,无论她怎么努力,都不能看透他。

“汪!”像是想讨好男主人,希望他不要责骂牠刚刚的冒失举动,克蓝斯用牠毛茸茸的身体,来回摩擦着霍浚仁的裤管。

邵平晞知道克蓝斯的脾性,牠不喜欢一个人,是不会如此摩擦那个人的脚。

当下的景况足以告诉邵平晞,在她没看到克蓝斯的一年多里,霍浚仁把牠照顾得很好。

心,不自禁一暖。

“现在没空。”霍浚仁瞄克蓝斯一眼。

彷佛听得懂男主人的话,克蓝斯马上退后两步,乖乖地坐了下来。

“走吧!”他对邵平晞说。

她看了看克蓝斯,不舍之情顿现,“请等一下!”踏步上前,摸了摸克蓝斯的头,“克蓝斯好乖。”

“汪!”牠开心地回应。

抚摸牠头的手,不欲离开。

看着曾见证两人短暂爱情的克蓝斯,邵平晞觉得心隐隐传来一阵抽痛。

一瞬间,回忆涌上心头,她的思绪不由得沉入过往——

“我来养牠?”

“好啦!现在只有你能养了。”

“不要!”

“不准不要。”

“邵平晞,妳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喝令我?”他佯装生气,大手紧搂住她,决定以剥削她呼吸权利的甜蜜拥抱,稍作惩罚。

最后,一如邵平晞所愿,克蓝斯成为霍家的一分子。

虽然霍浚仁口头上常挂着不喜欢克蓝斯的话,但从他表现出来的态度,邵平晞知道他并不抗拒克蓝斯。

可惜,这段满是不可思议的恋曲,很快,便画上休止符。

=邵平晞,妳凭什么认为,我霍浚仁会对区区一个妳认真?=

让她品尝恋爱甜蜜的人,是他;可让她品尝心碾如碎的人,也是他。

泪,悄然无声地滑下白皙雪嫩的脸颊。

霍浚仁一直看着邵平晞,她突然落下的晶莹泪珠,令他有半秒的失措。

她是最坚毅的女强人,眼泪,一向和她扯不上关系。然而,现在她……

“汪!”克蓝斯像是也感应到女主人的悲伤愁怀,上前摩擦了她一下,以示安慰。

邵平晞觉得脸上凉凉的,下意识伸手去摸,摸到一片湿润,吓了一跳。

她……哭了?她怎么可以哭呢?还是在霍浚仁跟前!

邵平晞连忙抹去脸上的泪,戴上彷若没事人的面具后,站了起来。

“抱歉!霍总,耽误你的时间,可以走了。”

她那平静的语调,让霍浚仁有一瞬怀疑,刚才他到底有没有看到邵平晞的泪水。

两人上了车,期间,霍浚仁不着痕迹地注视着邵平晞的一举一动,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,彷佛,刚刚的落泪场面,只是一场幻觉。

但他清楚明了——那是真的!

她……为什么突然哭?克蓝斯一定是因素之一。那么……

房车行驶期间,霍浚仁一直不着痕迹地盯着邵平晞,希望由蛛丝马迹中,找出她莫名哭泣的原因。

然而,他只看到邵平晞一张没事人的漠然脸孔。

她跟他一样,是掩饰自己情绪的个中高手,要看透她面具底下的真正感受,得花一段不短的时间。

房车停在她家门口时,霍浚仁第一次痛恨起,自己家房车的性能这么好。他还想要多点时间去观察邵平晞,可现在已经抵家了。

“霍总,谢谢你抽空送我回来。晚安!”话毕,邵平晞便拉开车门,下车。

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,倏然抓住她。

她回过头,看着霍浚仁。

“今天,妳去了业荣,合作方案谈得怎么样了?”松开拉住她的手,并用冠冕堂皇的理由,带过他突地抓住她的真正原因。

事实上,连他自己也不明了,为什么蓦然留住她。

“业荣对霍氏提出的合作条件很满意,很希望跟我们合作,至于……”邵平晞如实报告。

现下,邵平晞没多余心思去想、去疑惑,为什么霍浚仁会挑这个时候询问公事。因为她大脑所有的容量,都被回忆的浪潮所攻陷、占据、盘旋……

“尽快敲定跟业荣的合作方案。”

“明白了,霍总。”

“没事了。”

“再见。”说完,她便转身下车。

婀娜的身影从视线范围里消失,但萦回他心头的疑窦足迹,却没有随之烟消云散。

返抵霍家大宅,宴会还在进行,身为主角的霍雅舞,一见到哥哥回来,立即迎上来:“哥,你送平晞姊回到家了?”

“嗯。”随便应一声。

“你有没有跟平晞姊聊什么?”霍雅舞试探地问。

满脑子都是想不通的烦恼,霍浚仁的心情有点郁躁。

“雅舞,今晚妳做的事,已经够多了。”妹妹想再度撮合他和邵平晞,霍浚仁再清楚不过。“现在让我静一静!”

他想要了解清楚,邵平晞突然落泪的背后原因。他觉得,那些眼泪带着什么重要的讯息,只要他能解开那些眼泪的由来,他跟邵平晞的关系,便能有截然不同的发展……

霍雅舞也不拐弯抹角,开门见山地说:“对!由我在公司碰见平晞姊开始,我便在想,该怎么替你们制造相处的机会!我知道我的心思一定瞒不过你,但你没阻止,不就是代表你也默许我这么做吗?”

霍浚仁不语。的确,他很明了妹妹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。

他顺着她的意思,配合去做,因为今晚是她生日,做哥哥的,希望妹妹开心——这是说服自己的理由。

真正的理由,他没有去想,因为,答案早已呼之欲出。

就算她让他心痛、心碎……内心想见她的渴望,还是没有减褪半分。

理智一直牢牢压抑着想见邵平晞的想望,可妹妹霍雅舞,却提供了宣泄强烈思念的缺口,让思念再也克制不住地倾泄而出。

“哥,一年多前,你跟平晞姊分手时,我没问你分手的原因,因为我认为,你们分手,一定有你们的理由!但今天之后,我开始质疑,你为什么要跟平晞姊分手!

你和平晞姊,都很擅长掩饰自己的感情,但我﹃看﹄得出,你们根本还喜欢对方、还很在乎对方!

你或许会说,我懂什么?对!也许,你跟平晞姊的事,我不是很懂,但旁观者的雪亮眼睛,却在在的告诉我——你们根本不应该分手!”

对于霍雅舞的话,他应该强力反驳,但,他说不出口,因为,他无法否认……他还很在乎她……

他应该对她冷酷、对她狠,应该向她报仇,应该忘了她……可是,应该、不应该——界线已经开始模糊。

邵平晞莫名落下的泪,撒下了疑惑的种子,同时亦使界线更为模糊。

他和她,究竟“应该”有个怎样的未来?

喜欢冰山首席不好惹请大家收藏:(m.setxt.com)冰山首席不好惹txt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斗破苍穹 寰宇逍遥 邪王强宠:一只王妃出墙来 末日之黎明塔 半城烟 终极透视眼 糖都给你吃 超强雇佣兵 逆天升级 万道剑尊 从盗墓笔记开店的日子 叔途桐归 狂剑至尊 妖神记 重生之凤求凰 超级太监 总裁爹地酷妈咪 本能喜欢 我在惊悚世界抠糖吃 无限列车
经典收藏 我的房分你一半 重生之将门千金 豪门顶级盛婚 宠妻入骨:神秘老公有点坏 恋爱每日预报 与你爱浓 不二之臣 魔法异能:盗墓之惊悚奇术 残次品 丁薇记事 栽进你掌心 岁月知长夏 快穿之六七十年代 亡迹 妈咪,伦家很帅哦! 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 系统穿梭之福妻满满 世界穿梭 恰似寒光遇骄阳 撒野
最近更新 贵女相师:裴神,请克制! 天价老公霸道宠 总裁不好惹:女人,休想离婚 重生之绝世大小姐 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 战少,一宠到底! 红尘篱落 食髓知味:谁说总裁厌女了 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 总裁老公很不善 万花筒 宠妻总裁有点坏 控制欲 里面个个都是人才 一胎双宝:慕少你老婆跑了 重生八零我成了两个孩子的后妈 无敌大百科[快穿] 大小姐她又美又飒 曾是年少时 战少,我是你命中的劫
冰山首席不好惹 简凡 - 冰山首席不好惹txt下载 - 冰山首席不好惹最新章节 - 冰山首席不好惹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